貴州苗藥-苗藥批發|代理-貴州尋根源苗家藥業有限公司

0857-8261666

兩會聲音 | 再不重視中醫我們的絕活就失傳了

作者:admin 發布時間:2018-08-15 10:25

務實真言共謀新藍圖,凝心聚力同創新偉業。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十二屆全國委員會第四次會議2016年3月3日下午在人民大會堂開幕。 

下午三點整,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十二屆全國委員會第四次會議在人民大會堂開幕。2136名全國政協委員出席大會。

全國政協主席俞正聲,全國政協副主席杜青林、韓啟德、帕巴拉·格列朗杰、董建華、萬鋼、林文漪、羅富和、何厚鏵、張慶黎、李海峰、陳元、盧展工、周小川、王家瑞、王正偉、馬飚、齊續春、陳曉光、馬培華、劉曉峰、王欽敏在主席臺前排就座。 

黨和國家領導人習近平、李克強、張德江、劉云山、王岐山、張高麗等在主席臺就座,祝賀大會召開。

“國家明確提出‘中西藥并重’,但普遍存在的事實是,中藥與西藥僅僅是并存,‘存而不重’是中醫藥的現實境況。這于深化醫改不利,對中醫藥人才培養、教育、研究與發揚光大更是阻礙。”32日,全國名老中醫藥專家王承德委員向科技日報記者表露了自己的憂慮。 

“目前的中西并存現狀,是按照西醫的觀點、模式來管理、要求和改造中醫。愣生生的把中醫藥逼入了‘死胡同’。中醫領域不少的有特色醫療療效的多種絕活、技術名方都失傳了。”說起現在的“西醫引領中醫”的境況,王承德很心疼。 

盲目按西醫“套路”來改造中醫

 “其實,不僅是過去經濟文化發展比較落后、科學比較落后的時代需要中醫藥,在當代醫學發展前沿來說,中醫也同樣重要。但從目前來看,隨著西藥研究的快速發展,中醫研究及其‘領地’還在繼續縮小。有些中醫院,它的中醫藥特色為主的附屬醫院,不得不‘組合’了很多西醫的比例,中醫藥特色卻沒有得到很好地發揮。這并不是特例,而是中醫藥醫院的普遍現象。”中國科學院院士、中國科學院上海藥物研究所研究院陳凱先委員說。 

湖南省衛生廳廳長張健委員看來,中醫理論和西醫理論并不完全一致,不應只用西醫的標準衡量中醫,把適用于西醫的標準“安置”在中醫上。“中醫更多的講究的是身體內部的和諧與調理;西醫更多是‘對抗’,如消炎等。又比如扎銀針,為什么扎針有療效,講不出啥道理,但它就是有效。此外,中醫講究的是個性化。現在,西醫界也開始重視個體差異,提出個性化醫療的方向。中西醫要結合更要并重,它們各有所長,不應互相排斥。我還在想,怎樣結合國家‘一帶一路’戰略,讓中醫藥走出國門,發揚光大。” 

王承德建議,改變和取消束縛中醫發展的條規、文件、政策,制定好的標準,特別是審查標準。給予中醫藥發展政策上的寬松環境。同時,在研發等方面的資金分配上,也能為中醫研究與發展做出更多投入,改變中醫投入不足西醫投入1/10的現狀。 

中醫全科醫生專業畢業卻難獲全科醫生崗位 

 “我希望,國家能對全科醫生中的中醫全科醫生給予更多重視,改善培養方式和他們的執業環境。”陳凱先說。 

參照國際經驗和中國實踐,我國在醫學院培養醫學人才中開始引入“全科醫生”門類。目前,很多醫學院設立了全科醫生的培養方向。但陳凱先表示,其中的培養模式問題很多。 

“譬如,在西醫院校醫學教育中,5年本科醫學教育中僅6080學時設置給中醫課程,難以達到基本了解和掌握中醫基本理論、中藥、針灸推拿等基本知識和技能的要求。畢業后3年的住院醫師規范化培訓中,也僅安排出兩周的中醫科室實訓。這很難達到我國對全科醫生崗位提出的較為嚴格的中醫知識和技能要求。”陳凱先說。 

全科醫生規范化培訓中分中醫全科醫生和全科醫生兩類。陳凱先告訴記者,尷尬的是,中醫全科醫生專業的人才畢業后,卻難以獲得在醫院從事全科醫生崗位的機會。 

 “事實上,中醫全科醫生獲得了較好的西醫和中醫培訓,對中醫和西醫的知識技能掌握更為平衡。但尷尬的執業境況,讓很多人不愿意學中醫全科,給中醫人才培養帶來了很多困境。”陳凱先說。

小編認為:苗族醫藥作為民族醫藥的重要組成部分,為中華民族的繁衍昌盛作出了重要貢獻,至今仍發揮著維護民眾健康的重要作用。我們堅信,苗醫藥的神奇功效和傳奇文化必將在大健康領域做出卓越的貢獻 !!

務實真言共謀新藍圖,凝心聚力同創新偉業。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十二屆全國委員會第四次會議2016年3月3日下午在人民大會堂開幕。 

下午三點整,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十二屆全國委員會第四次會議在人民大會堂開幕。2136名全國政協委員出席大會。

全國政協主席俞正聲,全國政協副主席杜青林、韓啟德、帕巴拉·格列朗杰、董建華、萬鋼、林文漪、羅富和、何厚鏵、張慶黎、李海峰、陳元、盧展工、周小川、王家瑞、王正偉、馬飚、齊續春、陳曉光、馬培華、劉曉峰、王欽敏在主席臺前排就座。 

黨和國家領導人習近平、李克強、張德江、劉云山、王岐山、張高麗等在主席臺就座,祝賀大會召開。

“國家明確提出‘中西藥并重’,但普遍存在的事實是,中藥與西藥僅僅是并存,‘存而不重’是中醫藥的現實境況。這于深化醫改不利,對中醫藥人才培養、教育、研究與發揚光大更是阻礙。”32日,全國名老中醫藥專家王承德委員向科技日報記者表露了自己的憂慮。 

“目前的中西并存現狀,是按照西醫的觀點、模式來管理、要求和改造中醫。愣生生的把中醫藥逼入了‘死胡同’。中醫領域不少的有特色醫療療效的多種絕活、技術名方都失傳了。”說起現在的“西醫引領中醫”的境況,王承德很心疼。 

盲目按西醫“套路”來改造中醫

 “其實,不僅是過去經濟文化發展比較落后、科學比較落后的時代需要中醫藥,在當代醫學發展前沿來說,中醫也同樣重要。但從目前來看,隨著西藥研究的快速發展,中醫研究及其‘領地’還在繼續縮小。有些中醫院,它的中醫藥特色為主的附屬醫院,不得不‘組合’了很多西醫的比例,中醫藥特色卻沒有得到很好地發揮。這并不是特例,而是中醫藥醫院的普遍現象。”中國科學院院士、中國科學院上海藥物研究所研究院陳凱先委員說。 

湖南省衛生廳廳長張健委員看來,中醫理論和西醫理論并不完全一致,不應只用西醫的標準衡量中醫,把適用于西醫的標準“安置”在中醫上。“中醫更多的講究的是身體內部的和諧與調理;西醫更多是‘對抗’,如消炎等。又比如扎銀針,為什么扎針有療效,講不出啥道理,但它就是有效。此外,中醫講究的是個性化。現在,西醫界也開始重視個體差異,提出個性化醫療的方向。中西醫要結合更要并重,它們各有所長,不應互相排斥。我還在想,怎樣結合國家‘一帶一路’戰略,讓中醫藥走出國門,發揚光大。” 

王承德建議,改變和取消束縛中醫發展的條規、文件、政策,制定好的標準,特別是審查標準。給予中醫藥發展政策上的寬松環境。同時,在研發等方面的資金分配上,也能為中醫研究與發展做出更多投入,改變中醫投入不足西醫投入1/10的現狀。 

中醫全科醫生專業畢業卻難獲全科醫生崗位 

 “我希望,國家能對全科醫生中的中醫全科醫生給予更多重視,改善培養方式和他們的執業環境。”陳凱先說。 

參照國際經驗和中國實踐,我國在醫學院培養醫學人才中開始引入“全科醫生”門類。目前,很多醫學院設立了全科醫生的培養方向。但陳凱先表示,其中的培養模式問題很多。 

“譬如,在西醫院校醫學教育中,5年本科醫學教育中僅6080學時設置給中醫課程,難以達到基本了解和掌握中醫基本理論、中藥、針灸推拿等基本知識和技能的要求。畢業后3年的住院醫師規范化培訓中,也僅安排出兩周的中醫科室實訓。這很難達到我國對全科醫生崗位提出的較為嚴格的中醫知識和技能要求。”陳凱先說。 

全科醫生規范化培訓中分中醫全科醫生和全科醫生兩類。陳凱先告訴記者,尷尬的是,中醫全科醫生專業的人才畢業后,卻難以獲得在醫院從事全科醫生崗位的機會。 

 “事實上,中醫全科醫生獲得了較好的西醫和中醫培訓,對中醫和西醫的知識技能掌握更為平衡。但尷尬的執業境況,讓很多人不愿意學中醫全科,給中醫人才培養帶來了很多困境。”陳凱先說。

小編認為:苗族醫藥作為民族醫藥的重要組成部分,為中華民族的繁衍昌盛作出了重要貢獻,至今仍發揮著維護民眾健康的重要作用。我們堅信,苗醫藥的神奇功效和傳奇文化必將在大健康領域做出卓越的貢獻 !!

nba比分60814